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罗湖观察|黄金首饰在年轻人中“走俏”,带火了这条赛道?

2022-09-02 23:40:11 6279

摘要:近两个月以来,国际金价的走低导致国内金价下跌,直接刺激了黄金首饰的零售市场。据记者走访了解,从7月以来,黄金批发集中地深圳罗湖水贝迎来了大批的“淘金客”。曾经对“穿金戴银”嗤之以鼻的年轻人,争相涌入黄金市场。当时尚的造型与金融属性的黄金相结...

近两个月以来,国际金价的走低导致国内金价下跌,直接刺激了黄金首饰的零售市场。据记者走访了解,从7月以来,黄金批发集中地深圳罗湖水贝迎来了大批的“淘金客”。曾经对“穿金戴银”嗤之以鼻的年轻人,争相涌入黄金市场。当时尚的造型与金融属性的黄金相结合,黄金饰品开始成为了消费者追捧的宝物。

《2021中国黄金珠宝消费调查白皮书》指出,中国黄金珠宝消费主力正朝着年轻化方向发展,在金店主要消费人群中,25~35岁群体的消费比例达到75.59%。未来25岁以下的Z世代消费者将逐渐扛起金饰消费的大旗。

尽管Z世代的消费者年龄层较低,但在消费习惯、消费空间的选择以及购物判断上,都有着非常成熟的心智。他们更注重个性化的表达和高性价比的消费新主张。

在这样的背景下,不少黄金珠宝企业瞄上了供应链的改造升级,前端市场要及时收集并快速响应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后端供应链则要求实现按需生产的柔性制造。用户直连制造C2M(Customer-to-Manufacturer)模式正在开启智慧定制时代,通过工业互联网赋能的CNC(数控机床)智能制造产线则是这一模式的重要实现基础。

那么,工业互联网将如何重塑传统黄金珠宝制造业?围绕着C2M个性化定制模式而生的智能制造产线上的人与机器和行业的关系又是怎样的?

真实的工厂“智慧”

丰艺工厂1楼的两个大车间里,上百台价值千万的CNC机器正在轰鸣运转。这是CNC(数控机床)智能制造生产的第三道工序——上机(机器精加工)。通过电脑编程设计黄金饰品花纹,这一道工序通过数控车花实现对珠宝坯模的精雕细琢。

“我们的手就是现在机器的轴承。”厂长叶克凡2006年初入工厂学习的第一道工序就是“车花”,这在当时是技术含量比较高的“手艺”。

以往,纯粹的手工车花工艺通过专业的工具车刀在首饰表面上旋转、切割出各种花纹。“一笔一画先描好,因为每一笔代表的就是我下刀时旋转的弧度。那个旋转直径是需要我们调整刀杆下面的垫片,手工去进行调配的。”叶克凡眉头微微皱起,左右手沿不同方向转动起来。

2017年工厂第一台CNC机器引入车花部。望着这台庞大的机器和屏幕上陌生的数字代码,叶克凡感到紧张又好奇,“机器也能做手工活?”之后,他特地向公司申请到设备公司学习了一个月的CNC数字化编程,结果发现自己妥妥地被完美替代。

对叶克凡来说,这只是他职场上的一个考验,但对于黄金珠宝业来说,这是从手工制造、传统制造逐步向数字化、智能化的跨越。

“CNC智能制造产线投入以后,效率提升了300%以上。为消费者节约时间与成本的同时,满足了更个性化的需求。”叶克凡说。

工厂如何“变身”店铺,实现个性化定制?

沿着生产线,每隔几米就会设置一个数字化生产辅助终端。每道工序的工人可通过扫描产品的生产标签,显示相应的定制生产信息和SOP(作业指导书),根据SOP就可以准确快速完成工序作业。

“生产码就是产品的身份证,是产品的唯一识别码。产线上的每件产品就会有对应的生产码,将帮助产线工人进行个性化生产信息的快速查询和识别。”至诚峰汇C2M产品研发总监彭孟说。

通过电商平台或小程序,消费者看到中意的饰品款式后,可以进行大小、尺寸、客制化名字牌等专属定制。下单后,这件饰品随即在生产线上排产,不久后,它就将作为成品直接来到消费者手中。

C2M(消费者直连生产制造)模式一举实现了即看、即买、即产、即销的全流程打通,也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生产商和消费者之间的壁垒。

“以前消费者定制一件饰品,信息是需要经过非常多道的‘口口相传’。消费者告诉门店营业员,营业员告诉店长,店长再告诉老板,老板再告诉品牌商采购员,采购员最后才来告诉代工厂。”至诚峰汇智能制造副总经理吴春认为,这难免出现信息的错漏,且市场上高昂的私人定制不适合大众消费。

以消费者为核心,直产直销直达模式的背后,是智能制造的强大支撑。

“我们做的定制产品,是以智能化工厂为支撑,通过数字化的产品设计研发,满足消费者不同诉求的个性化定制产品需求(如尺寸、材质、款式、图案、文字、工艺等)。”吴春介绍,这些产品数据最终会建立一个庞大的数据库,通过不同维度数据的组合,提供成千上万种产品的个性化选择。在面对消费者个性订单时,工厂产线工人就按消费者需求,通过软件数据库调取相应的定制生产信息,实现快速、高效的生产操作。

大学生进工厂

行业的转型在推动着个人的发展,而个人的升级又助推行业向前迈进。人、机器、行业都在变革中共同进步。在传统珠宝制造业转型升级的过程中,一方面是企业对数字化人才需求的不断扩大,另一方面,智能制造工厂也在真实地吸引着年轻人。1998年出生的小江可以说是赶上了好时候。

小江毕业于一所职业院校的CNC机械操作专业。小江2016年来到深圳,先是在宝安的一家模具厂流水线上工作了两年。“做着做着就枯燥了,手也经常被砂纸磨出血泡。”

2018年,至诚峰汇开始布局智能制造战略,逐步在信息化、大数据和互联网平台上组建自己的团队。小江找准了机会,应聘来到了CNC智能精雕产线。“做黄金首饰行业前景好一点,自己过得也会舒服一些。”他咧嘴笑了笑说。

小江每天来回穿梭于十几台CNC精雕机器之间——定义工件坐标原点、设置合理的主轴转速、进给速度等,他不用看面板,就能熟练完成操作。时不时,他会径直走向车间入口处的大屏幕,透过阿米巴经营系统能看到产线每天的盈利情况,然后他会会心一笑——离在惠州买房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在企业向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人的命运也在悄然改变。

小江只是淡淡地谈起自己颠沛流离的童年经历。他小的时候家里本来很有钱,但因父亲赌博输尽家财。小学三四年级,他从东莞被送回梅州老家,一路跟着奶奶长大。“铲鸡屎、鸭屎,放羊放牛,锄地锄草什么农活都干,为了买点零食吃还要骗奶奶是去买文具。”他笑着摆了摆手。

毕业以后,他也不知道该干嘛,只是浑浑噩噩地过日子。他坦言自己从前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我就觉得我想要的东西就要得到,有时候甚至还会和我爸干架。”但是,现在的工作让他能够沉下心来做事,学会设身处地地替他人着想。放假的时候,他时常跑到商场的柜台看看自己做的产品,然后心满意足地离开。他常常告诉自己的组员,“假如是你买到了有缺陷的产品,你会高兴吗?”

不同于外界对传统制造业工厂的想象——环境差、收入低、枯燥、脱离社会等,小江觉得自己现在的工作既体面又赚钱。

工厂里吃住免费,六菜一汤;宿舍空调、洗衣机、Wi-Fi一应俱全;一万多平方米的加工厂房内康乐文体设施齐全。用他的话说,“每月工资上万,存钱贼容易。”虽然精雕产线是24小时运作,常常需要加班到晚上九十点,但小江却说,“加班钱更多,厂里营收好了,我干自己喜欢的事,还可以拿更多的钱。”

“我想让自己的家人过得更好,唯有通过自己努力。”江涛眼神坚定地望着前方说,“买车买房完全靠自己,不需要靠任何人,我才二十来岁,完成可以实现。”

智能制造工厂的“聪明之处”在于通过信息化技术的投入使用,让产线上人与人、人与物的沟通效率迅速提高。而在这个过程中,系统里的人也在迭代升级,成为更好的自己。对于小江来说,制造业加快迈向智能化,让他的工作更有尊严和成就感,令他感知到了自己人生的价值和意义。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 林敏儿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